在没有老板的DAO工作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如果 2021 年是 NFT 之年,那么 2022 年将会是 DAO 之年。

撰文:ANDREW R. CHOW

编译:TechFlow intern

在一月,许多人在 Crypto Twitter 上宣称,如果 2021 年是 NFT  之年,那么 2022 年将会是 DAO 之年。

DAO 是“去中心化自治组织”的英文缩写,它是一种新型的组织结构,在近几年随着资金涌入加密货币空间而得到迅速扩散。DAO 是加密世界对去中心化承诺的延伸,它们不是由某个人拥有或某个董事会控制,而是归参与成员集体所有,并通过智能合约投票来决定、执行规则。

投资于 NFT 和创意项目 Flamingo DAO 的律师兼联合创始人 Aaron Wright 将 DAO 比作“拥有银行账户的分支机构”。他说:“互联网的力量就像是蜂群一样,它是蜂拥而至的, 但缺少有效的方式来引导这股力量,而我相信 DAO 就是这个问题的答案。”

发烧友们坚信 DAO 最终可以取代许多传统公司,并成为新时代的合作组织。(如果要拿 Uber 打个比分的话,就想象一下司机集体拥有的公司)。不过,目前大多数 DAO 都集中在加密货币和 Web 3 活动上。有一些DAO收集NFT(如 PleasrDAO),促进加密货币交换(如 Uniswap),建立区块链产品和工具(如 PartyDAO),以及孵化和资助 NFT 艺术家(如 herstoryDAO,The Mint Fund)。

但持怀疑态度的人士也指出,很多 DAO 并不是特别去中心化,在应对人类组织不可预测的复杂性这个方面能力有限。视频随笔作家 Dan Olson 在他火遍网络的 YouTube 视频《Line Goes Up – The Problem With NFTs》中论证道:“把 DAO 称为一个革命性的结构只是(掩人耳目的)烟雾弹,它只是有投票性质的股份。”《纽约时报》本月早些时候发表的一篇文章中也提及了 DAO 面临的一些困境,包括大规模黑客攻击、低投票率和内部纷争。

尽管有些 DAO 已经轰然倒下,但还有一些 DAO 正在悄悄地进行,它们为工作场所可能出现的情况提供了另一种模式。首批在美国被合法承认为有限责任公司的 dOrg 就是这些 DAO 中的一员。dOrg 于 2019 年正式成立,它是一家软件开发公司,旨在帮助 Web 3 和加密货币项目建立基础设施。我采访了该 DAO 的四名成员,以便了解 dOrg 与传统有限责任公司的不同之处,以及这些不同之处是如何帮助或者阻碍他们的工作。

dOrg 全员电话会议

不设管理团队,人人都是公司的拥有者

dOrg 从顶部开始就没有一般的管理职位(首席执行官、首席财务官等)。软件工程师 Ori Shimony 和他人共同创建了这家公司,但他没有正式的领导头衔,只是描述自己为“帮助研究和开发”。

与之相反的是,(dOrg 团队)角色是流动的,人们会根据每个项目的情况转变为不同的角色。在该公司正式工作的每个人都是其“Vermon 有限责任公司”(Vermont LLC)的合法所有者,每个所有者拥有一份股份。公司的决策是用代币投票来决定的,你在为公司完成项目的时候就能积累代币。(据此,Shimony 拥有公司最大的代币份额,约为 9%,但自公司成立以来,他的份额就一直在稳步下降,并还会继续下降)

dOrg 的全职产品设计师 Colin Spence 表示,了解这种所有权模式是一个“巨大的警钟”。“几乎在我所有工作过的公司,我的老板都会和我讲,‘我真的希望你拥有这个项目。’但实际上并非如此。现在,我建立的一切都是我自己的。这完全改变了你管理自己的时间的方式。”

然而,这家公司并不是完全没有等级制度的。项目的具体方面是由专家领导(即技术、项目管理等方面)。但一个项目的领导可能到了下一个项目里就需要向先前的下属报告了。Shimony 表示:“领导和权力之间是有区别的。”没有哪个权威人士可以挥舞一下魔杖就做好决定。但是,有一个人,或者最好是多个人,来提供建议、指导和方向,就真的很有帮助。”

开发人员选择自己的项目并控制自己的预算

工作时间和地点都是灵活和基于自身的。我采访了住在三个不同的国家的员工,他们都表示自己每周的工作时间没有超过 45 小时,还谈到自己在寻找工作项目、培养与客户的关系、然后组建团队执行这些计划方面拥有很高的自主权。

例如,dOrg 项目经理 Magenta Ceiba 对再生农业和支持地方经济充满热情。当她遇到一个专注于对这些问题提供发展和帮助的投资俱乐部 AcreDAOS 时,她写了一份提案,然后很快被 dOrg 的代币持有者接受了。她说道:“在这个项目上,价值观的一致性特别高。dOrg 的许多建设者都来自委内瑞拉,所以他们对经济崩溃时的情况有深刻的理解。”

来自委内瑞拉的技术负责人 Nestor Amest 表示,开发人员可以自己处理预算分配。他说:“我们是自己来共同审计。如果有人滥用预算(这在过去肯定发生过),那么这个人的同行们有责任在发现他们不同意的事情时提出意见。我们有一个明确的结构,规定了如果出现冲突的话应该如何行事。”

冲突要经过调解,然后进行投票

由于缺少一个裁决冲突的中央机构,员工首先要遵守公司的《分散解决争端》准则。有时,人事行动专家(基本上是一名人力资源工作者)会充当调解人。Magenta 表示:“最近这个一直运行得很好。我们有一种直接的、坦诚对待对方的文化。”

Shimony 本人的想法被推翻的情况并不少见。他告诉我,当他想让 dOrg 发行公共代币 (这样投资者就可以购买公司的准股份了)的时候,他的想法在经过几次电话讨论后就“在委员会中夭折了”。Shimony 表示:“我和他们争论过;dOrg 决定走另一条路,我很高兴它这么做了。dOrg 就是它现在的样子。”

如果一项决定在讨论中没有得到解决,那么 DAO 成员就会在区块链上进行投票。Spence 表示,公司过去几乎会对每一个决定都要进行投票,这导致了“信息过量。需要不断地想着你需要对自己所提出的一切保持关注”。虽然这个过程可能是最为内在化的民主制度,但它阻碍了前进的步伐,所以公司开始将决策权下放给更小、更专业的小组。

公司的健康福利是外包的

目前,dOrg 与 Opolis(一家向数字工作者和自由职业者销售医疗保健的公司)合作,为其身处美国的成员提供健康保险。住在加州的 Ceiba 表示她有兴趣倡导公司探索自己的保险选择,因为“我们有了足够健康的资金,可以开始重新审视这个问题。”

薪资是透明的

在工资率和财务这些方面,dOrg 的目标是做到“彻底的透明”。所有工资和预算都在区块链上公开维护,每个成员均可查看支付日志。

而且,无论员工住在世界哪个地方,dOrg 都会根据他们的技能组合来支付工资。Amesty 在加入该公司后从委内瑞拉搬到了马德里,他表示,他之前尝试为拉丁美洲的机构工作时,“他们通常会强行要求开发人员以较低的工资工作,因为他们知道委内瑞拉的情况非常艰难。而在我开始为 dOrg 工作之后,我感觉自己的国籍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工作和我所提供的东西。”

另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在特定项目上工作的员工可以选择以“现金”或是“代表这些项目所有权的代币”的形式获得报酬。如果他们选择后一种方式,他们就要牺牲眼前的花销,指望代币的估值将随着项目的成熟而增加。

例如,Amesty 帮助建立了开发平台 Polywrap,他说自己几乎全部选择了以代币的形式获得报酬,这些代币将在 4 年后行权。“我真的相信 Polywrap 在未来几年具有很大的发展潜力,并且我希望成为其中的一员。这也使我想把它做得越好越好,因为我在游戏中拥有皮肤。”

技能建设的工作仍未完工

在理论上,一个等级扁平的公司可能会导致工人停滞不前。在这种情况下,员工会觉得缺少培养技能或是进步的动力。为了解决这个问题,dOrg 的手册强调了“提高技能”和创建一个协作结构,让具有不同技能的员工相互学习。Ceiba 表示:“当人们组成团队时,高级开发人员会鼓励更多的初级开发人员承担更大的体量或是新的技能。拥有更多专业知识或是更多技能的工作者,就会获得更多的报酬。”

Spence 希望自我提升的过程将变得更加正式,要能为开发者提供需要掌握的技能组合指南,以便他们在 dOrg 内部获得更高的薪酬等级和地位。他设想过一个系统,开发人员可以在每个项目上注册并建立各种技能,然后由合作者进行同行评审。他表示:“因此,要有这种评估建设者表现的持续机制,确保他们确实在建设他们需要的技能。”Spence 称他过去提出过这个想法,并希望自己在明年能够推动它的实施。

在此之前,dOrg 将继续承担项目,对新的提案进行投票并尝试简化技术流程。“很多事情刚开始都是实验,有些事情需要理顺。但它是有效的。而且我希望我可以在这里待上很长的时间。”Amesty 说道。

Similar Articles

Comments

0 0 投票数
Article Rating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Comments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Most Popular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